活动推荐

全球最高住宅楼中央公园1号封顶、华医滥开药致病患死、纽约10亿元繁荣计划陷困

文章来源:admin    时间:2019-10-03

  

  全球最高住宅楼

  纽约中央公园1号封顶

图源:美联社

  中央公园1号(Central Park Tower)的开发商、全美知名房地产公司Extell 周二(9月17日)宣布,这栋摩天大楼正式封顶,高度达到1,550英尺,将成为亿万富翁云集和全球最高的住宅摩天大楼。

  据悉,位于西57街225号的这栋131层高大楼将于明年开放,将包含179套超豪华的两至八卧公寓住宅。

  Extell认为大楼将成为世界上最高的住宅结构。

  根据房地产信息网站StreetEasy,目前这些公寓的价格在690万美元到6300万美元之间。

  大楼前七层不设住宅,将为总面积达300,000平方英尺的诺德斯特龙百货公司(nordstrom)。

  中央公园大厦和第57街附近的其它摩天大楼的兴建引起了附近居民的争议,他们抱怨高楼的阴影遮挡了洒落绿地的日光。

  当地社区土地利用委员会主席Layla Law-Gisiko表示,如此之多塔楼入驻,令当地居民担心后果。

  Law-Gisiko说:“我们感到遗憾的是市政对此置之不理。”

  华医滥开药致病患死

  遗孀求赔偿

  法拉盛行医40年的华裔内科和肾脏科医生蔡德彰(Lawrence Choy)因涉嫌滥开阿片类止痛药及其他管制类药物致3名病患死亡而被捕,并于本月10日认罪,被判处7年监禁。目前,其中一位死者Eliot Castillo的太太Valene Castillo在皇后区最高法院(Queens Supreme Court)向蔡德彰提起赔偿诉讼。

  根据《纽约邮报》(New York Post)报道,Eliot Castillo死于服用蔡德彰开具的止痛药羟考酮(Oxycodone)和镇静剂alprazolam。其太太Valene Castillo于9月17日在皇后区最高法院向蔡德彰提起诉讼,要求被告支付一定数额的赔偿金。

  Valene Castillo代表律师Frank Torres表示,她是一个年轻且有魅力的女性,由于丈夫的意外逝世,她将面临独自一人抚养孩子和独自生活的局面。

  蔡德彰在2013年至2016年期间,其病人中有三人因过量用药致死,其中包括皇后区35岁的Eliot Castillo、长岛30岁的Michael Ries和43岁Daniel Barry。

  现年66岁的蔡德彰承认过失杀人、鲁莽危害罪和非法持有违禁药物等34项罪名,并在9月10日被判处7年监禁。

  根据检察官所说,35岁的Eliot Castillo于2013年服用两种混合药物后被发现死于沙发上,这两种药物是由蔡德彰开具,并提高了药物剂量。

  检察官说,蔡德彰没有告诉当事人相关治疗风险,导致药物过量而死亡,该案件中,蔡德彰被指控为“大意和疏忽”。

  2016年3月,蔡德彰位于法拉盛的诊所被联邦缉毒局(DEA)搜查,DEA收缴了大量医疗记录和电脑设备。

  隔年6月,蔡德彰从纽约搬往威斯康辛州的Sheboygan,法拉盛办公室就此关门。

  据悉,蔡德彰法拉盛办公室最高峰时期每周可接待100余名患者,在此期间经常开具鸦片类和其他成瘾性药物等混合后致命的药物。蔡德彰的辩护律师Jeffrey Lichtman未对此事给予回复。

  10亿元“繁荣纽约”计划面临失败

  纽约市第一夫人麦克雷在推广Thrive NYC项目。(市长摄影办公室)

  《纽约邮报》报道,白思豪市长周三承认,他妻子麦克雷的10亿元的精神健康计划Thrive nyc(繁荣纽约)已陷入困境。

  白思豪指出:“我认为这很难一概而论。”当被问到他是否担心“繁荣纽约”计划的投入与结果不匹配时,市长告诉记者:“就像每一个重大举措一样,都会有更好的工作、更糟的问题以及需要重新评估的举措。”

  市长指出,他取消了今年早些时候向贫困社区派遣社会工作者和心理学家的“精神卫生服务团”项目,因为该项目“没有按计划运作”。但他认为,“项目的其他方面,如热线NYC Well则工作得非常好。”

  白思豪出示的报告指出,在Thrive未能实现目标中,最引人注目的是“心理健康急救”计划,去年仅培训了检测抑郁症人员50564人,而不是预计的7.2万人。白思豪声称,急救计划“毫无疑问是有效的”。但他承认:“我们需要加快提高检测人员人数。”自2015年Thrive成立以来,已经有10万人接受了心理健康急救培训,目标是总共培训25万人。

  白思豪曾说:“我相信他们会达到这个目标。”但后来他不得不打退堂鼓。

  白思豪说:“如果你们试图让一些传统指标报告和时间表告诉你们一切事情,我就能理解为什么很难掌握Thrive在做什么。Thrive试图解决的是源源不断的的问题,因为有心理健康状况的人,永远不会消失。”

  包括市主计长斯静格(Scott Stringer)在内的批评者对Thrive的目的提出了质疑,他在5月份表示,“我们试图弄清的一个基本问题是,Thrive是什么?“

  精神健康疾病政策组织的专家杰夫(Jaffe)博士将Thrive称做“为第一夫人设立的一个烟雾缭绕的基金”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huazhongfushi.com. 华中富士网 版权所有